您當前所在的位置:首頁 > 政務要聞 > 湘西時政

湖南日報深讀丨十八洞村 脫貧之后的日子

2019-11-04 16:09 來源:湖南日報
【字體:

  10月24日,環境優美的花垣縣雙龍鎮十八洞村。

  10月26日,游客在十八洞村“幸福人家”農家樂品嘗苗家特色飯菜。

  10月26日,十八洞村人頭攢動,眾多游客來到這里參觀游覽。

  10月24日,十八洞村山泉水廠,工人在生產線上忙碌。該水廠每年給村集體保底分紅,每生產一瓶水再拿出1分錢注入村扶貧基金。
  本版照片均為湖南日報·新湖南客戶端記者 李健 攝
  湖南日報·新湖南客戶端記者 周月桂 黃婷婷
  雨霧盈盈,青山嫵媚,深秋的花垣縣雙龍鎮十八洞村游人如織、熱氣騰騰。
  6年前,習近平總書記在這里首次提出“精準扶貧”重要論述,向千年貧困發起了一場挑戰。
  2017年2月,湖南省扶貧辦宣布:十八洞村成為全省第一批脫貧摘帽的貧困村之一。
  脫貧之后,十八洞村奔跑的步子更加輕快。工作隊面臨著“后脫貧時代”的新使命,村民們有了更多的美好向往,激動人心的故事越來越多……
  10月底,記者重訪十八洞村,截取了人們生活的6個斷面,感受擺脫貧困后的村莊生長的速度、向上的力量。
  駐村幫扶工作隊的“新使命”
  10月26日晚,十八洞村竹子寨龍先蘭家,火塘里柴火正旺,長條桌上擺了20多道菜,甘甜的米酒一碗又一碗。
  長條桌一邊,是十八洞村的青壯年:楊超文、施六金、龍福高、龍先蘭、龍健……另一邊,是第一任駐村幫扶工作隊的工作人員龍秀林、吳世文、龍志銀、楊建軍……
  看著眼前一張張年輕的臉,兩鬢斑白的龍秀林感慨不已:“現在的十八洞有這么多年輕人回來,鄉村振興大有可為啊!”
  回憶2014年春天,工作隊最初進駐時,村民們“等靠要”思想非常嚴重,不肯配合扶貧工作:修路占用責任田,村民寸土不讓;農網改造,在林地里栽一根電線桿子,被村民追著要補償。
  必須先把“人”的工作做起來,搞宣傳工作出身的龍秀林深諳此道。
  于是,“相親大會”、農民藝術團、農民籃球隊組建了起來,鑼鼓聲和腰鼓隊、啦啦隊的加油口號,讓人心漸漸聚攏。村里還探索出“村民思想道德星級化管理”模式,每年組織召開一次全體村民大會。
  隨著各項基礎建設工作的推進,村民開始相信工作隊了。修路、架線、搶險……以前是“看客”的村民,現在只聽村干部一聲喊,都上前搶著干,群眾對村支兩委的滿意率直線飆升。
  “脫貧摘帽后,村民的期望值更高了,期望能走得更快些。”第二任工作隊隊長石登高說,扶貧工作面臨著由精準扶貧向鄉村振興過渡這一新形勢,要不斷增強內生動力,防止脫貧后返貧,這時候尤其需要人心齊。
  這幾年,“11·3”精準扶貧晚會、苗族趕秋、苗年等文化活動相繼舉辦,鄰里關系更加和諧了,村民們心更加齊了。
  脫貧攻堅路上,隊伍越來越龐大。
  “不忘初心,牢記使命,十八洞村以后靠你們了,干!”老隊長龍秀林對著十八洞村的“中堅”舉起了米酒。
  “有我們在,隊長你放心。”施六金把胸脯拍得啪啪響。
  火光跳躍,每個人的臉都因激動而泛紅。
  村集體經濟將突破100萬元
  10月25日,30多臺“鄂”字頭的旅游大巴一字排開,游客在村道上蜿蜒成了數公里長的長龍。
  記者隨著人流往梨子寨方向步行,一路風景如畫,野花相隨。坪壩里,有賣油粑粑、獼猴桃的,有煮土豆、玉米棒的,有唱苗歌、打苗鼓的,歡聲笑語不絕于耳。
  這是十八洞景區“有史以來”迎來的最大規模旅游團。“1670人,全部來自湖北。”花垣十八洞旅游開發有限公司副總經理施進蘭介紹。
  10月28日,又有一個由1000多名中小學生組成的研學團隊到達十八洞村,孩子們在十八洞村講解員的帶領下,聽脫貧故事,學打苗鼓、唱苗歌,還每人帶走了一塊自己親手制作的苗繡。
  山村風景、苗寨風情和與貧困斗爭的動人故事,吸引了遠近的客人,這幾年,十八洞村與外界的交流越來越頻密、深入。鄉村旅游及其衍生經濟已成為十八洞村名副其實的“當家產業”,2018年全村共計接待游客30萬人次,實現旅游收入300余萬元,同時帶動了民宿、農家樂、生態農產品的蓬勃發展。
  從大山走出的“十八洞”山泉水,業已成為十八洞村一大產業。
  “山泉水的產量可達一小時1萬瓶,旺季的時候連續5個月每天加班到晚上11點,還是供不應求。”湖南十八洞山泉水有限公司總經理鄒愛華說,今年山泉水產量已突破45萬箱,是去年同期的2.5倍。
  據了解,水廠每年按“50+1”的形式給村集體分紅,即每年給村集體保底分紅50萬元,每生產一瓶水再拿出1分錢注入村扶貧基金。
  “十八洞”山泉水,成為十八洞村致富水。村里另外還有一個“致富果”——獼猴桃。2018年,獼猴桃銷售收入達782萬元,為村民發放分紅88.5萬元,人均分紅1200元。
  “今年的獼猴桃分紅有望達到每人1500元。”駐十八洞村幫扶工作隊副隊長王本健說,村集體經濟今年將突破100萬元。
  農家樂開分店了
  廚房里炊煙繚繞、烈火烹油,堂屋里食客盈門、熱氣騰騰,楊超文穿一件白色褂子,忙得像個陀螺,腳不沾地地傳菜、上菜,瘦小的身體幾乎要飛起來,“唱菜”的聲音卻依舊響亮歡快。
  這是楊超文在十八洞村開出的第二家“幸福人家”農家樂,新店開張以來,生意比老店還要好。
  早在2014年,楊超文就在村里開出第一家農家樂,可惜當時進村的路尚未修好,村里游客很少,農家樂僅堅持了一個月就關門了。
  過了兩年,村里的農家樂漸漸多了起來,而且開得紅紅火火,楊超文的“幸福人家”順勢添酒回燈重開張。
  楊超文頭腦精明,在村里第一個使用發票機、POS機,這些都為他贏得了發展先機。2018年,他的“坐騎”也從摩托車、三輪車迭代為小轎車,在外打工的妻子和在外念書的孩子都回來了,一家人朝著一個方向努力。
  嘗到甜頭的楊超文決定到竹子寨開分店。
  按照村里的旅游規劃,梨子寨主打紅色旅游,竹子寨主打綠色旅游;梨子寨的主題是精準扶貧,竹子寨的主題是鄉村振興。2018年以來,竹子寨游客漸漸多了,十八洞村的新村部也設在了竹子寨。楊超文的分店就開在新村部的旁邊,今年春天,新店開張后,日營業額很快便超過了老店。
  “我準備在竹子寨搞一個十八洞農產品展銷中心。”楊超文有很多想法:在竹子寨打造一片花海、建一個兒童樂園,讓竹子寨的旅游真正活起來……
  十八洞村的農家樂越開越多,全村十多家農家樂,年均收入都可達二三十萬元。
  繡苗繡、熏臘肉、釀苗酒、打銀飾……每個人都在動手建設著自己的美好生活,懷著對未來的堅定信心。
  單身漢成了“準爸爸”
  龍先蘭要當爸爸了,心情特別好。
  “高興啊,走路都忍不住笑,開心!”語言還不足以表達內心的喜悅,龍先蘭拍著大腿,不住笑著,重復念叨這幾句話,笑眼不時望向妻子吳滿金。
  吳滿金挺著5個月的孕肚坐過來,瞟了他一眼,似乎有些“嫌棄”丈夫這股子傻乎乎的開心,說:“其實我們也很猶豫的,老人家身體不好,自己還是村干部……”
  “明天一出太陽,我就到山上采蜂蜜去。”龍先蘭趕緊坐直,忙不迭表決心,寬慰妻子。
  “今年我們的蜂蜜產量好,收入應該可以達到20多萬元。”龍先蘭又轉過頭來告訴記者。
  “哪里要你急這一下子,雨剛停,山路不好走。”吳滿金笑了。
  10月26日晚,屋外秋雨綿綿,海拔700多米的十八洞村,寒意已十分明顯,屋內柴火噼里啪啦燒著,溫暖的火光,把這對小夫妻照得紅光滿面。
  2014年,27歲的龍先蘭,在工作隊的幫助下,從“臭名昭著”的酒鬼,變身方圓幾十里有名的養蜂大戶。
  這給了他娶媳婦的底氣。2015年的相親大會上,平日里有些木訥的龍先蘭,沖到臺上扎扎實實做起了俯臥撐,帥氣又實誠,俘獲了吳滿金的心。
  成婚后,兩口子一起經營著蜂蜜事業,日子也越發甜蜜。
  “來嘗嘗我們自家的蜂蜜,包甜,包新鮮!”請客人嘗新采下的蜂蜜,是龍先蘭待客的“法寶”。
  龍先蘭手端蜂蜜罐,往記者水杯里舀入兩勺,吳滿金轉身拿起一根筷子,幫忙攪拌均勻,兩人配合得好不默契。
  十八洞村的喜事還不止這一樁,45歲的施六金,2018年“脫單”,也成為了“準爸爸”。
  他辭去山泉水廠的工作,在村口賣臘肉,還新建裝修了4間民宿,準備大展拳腳,給孩子掙“奶粉錢”。
  幫扶工作隊副隊長王本健說,過去村里40歲以上的單身漢有40多個,現在只剩9個沒娶老婆了。
  “村里的年輕人會彈會唱,有研究生,還有考博的,現在開始‘選擇性單身’了。”王本健信心滿滿,“我們正在給大齡‘光棍’進行感情指導,明年的相親大會定會‘驚喜多多’。”
  駐村規劃師留下“鄉愁”
  “你看門上的花紋,手工雕刻的苗家姑娘圖案,很精致的。”楊正邦一說到自家的吊腳樓民宿就停不下來。
  今年國慶前夕,楊正邦家的民宿開張了,4間房,每到周末就被預訂一空。
  “你站遠一點,拍全景,吊腳樓是我們湘西最有特色的建筑。”楊正邦又當起了“攝影指導”。
  10月28日,山高、谷深、溶洞多的十八洞村,在雨幕中格外動人,搭配新修的吊腳樓,崖壁屋舍,高矮交錯,甚是相宜。
  然而,吊腳樓的修建費了一番波折。
  按以前的規矩,自家土地上要建什么,建成什么樣,哪有人管?于是,楊正邦心里有了一個民宿的初步設想,便急急想要雇人動工了。
  民宿還沒修,就被叫停了。楊正邦甚是郁悶,找到村里,被告知,如今的十八洞村,必須由駐村規劃師統一規劃才行。
  “規矩真多!”楊正邦念叨著,但還是配合駐村規劃師,繪出草圖,通過工作隊和規劃師的認可,方才動工。
  既要考慮現代生活方式需要,又要保留苗家村寨的“農”味、“野”味和“鄉土”味,十八洞村在2018年成為我省首個實行“駐村規劃師制度”的村莊。
  在統一規劃下,十八洞村雖處處煥發生機,卻依然古樸寧靜,縱橫交錯的村道戶道、錯落有致的村寨農家,在山水間次第鋪展開來。
  記者不禁舉起手機拍下這幅煙雨中的農家圖景,突然想到,十八洞村似乎只有“新顏”,不見“舊貌”,有沒有老照片,能和眼前美景做個對比?
  “那時沒手機、沒相機,村子又臟又落后,有什么好拍的呢。”楊正邦搖搖頭。
  十八洞村舊時的面貌,還刻畫在他的記憶里:下雨天走路永遠是深一腳淺一腳的泥,房屋凌亂破舊,一概是黑木板,透著多年風雨侵蝕后的慘白,灰撲撲的,毫無生氣。
  走出楊正邦的吊腳樓,雨還沒停,走在同樣嶄新的青石板路上,鞋底只沾水,不沾泥。改房、改廚、改廁、改圈、改浴……現代化的房屋設施、舒心的生活環境,讓出村公路,成為更多村民回村的道路。
  楊正邦的記憶,也注定成為永遠的過去。
  村里來了“90后”老師
  29歲的施志春,在這個周末回到村里,彈著吉他唱著民謠,為村民們招攬生意。
  2014年9月,施志春入讀吉首大學,成為十八洞村的首位研究生。2018年研究生畢業后回到家鄉,在雙龍鎮排碧九年一貫制學校給十八洞村孩子上課,目前正準備考博士。
  村里唯一考上“985”高校的楊英華,2018年繼續就讀華東師范大學研究生,專攻學前教育。
  ……
  這些“學霸”們,從十八洞村走出,又以教育回饋這個小村莊。
  “90后”蒲力濤也是如此。2018年,他主動請纓到十八洞小學任教,身兼數職,不僅包攬語文、數學、音樂、體育等課程,還負責學生們的營養午餐。
  “要給22個孩子準備營養午餐,壓力可不小啊!”10月27日,周日下午,村里的小學空空蕩蕩,只有蒲力濤在忙活著。
  豬肉7500克、胡蘿卜4000克、西紅柿4500克……這是村里小學孩子們未來一周的午餐。每個周末,蒲力濤會騎著“小電驢”,把這些新鮮食材從雙龍鎮上運過來,一一塞進學校的冰箱。
  今年,十八洞小學又來了個“90后”女老師,負責學前班教育,兩人分工合作,保證學生吃得營養、學得開心。
  一間教室,塞下六七十個學生,這是2010年之前的十八洞小學;隨著大人們陸續外出打工,2010年到2013年間,這里的學生銳減到六七人。
  2014年以后,種植獼猴桃、養蜂、山泉水廠……家長在村里找到了脫貧致富的路子,讀書的孩子們回來了,近幾年就讀人數穩定在二十余人。
  如今,走進一、二年級的大教室,窗明幾凈,桌椅擺放整齊,黑板報、評分板上描繪著孩子稚嫩的筆觸,教室內安裝了投影儀等多媒體教學設備。
  窗外依舊是大山,但透過投影屏,孩子們得以觸摸到山外的世界。
  “今年夏天,清華大學的學生過來支教,孩子們那個高興啊!”蒲力濤說。
  近幾年來,省內外不少高校都有團隊過來給十八洞村的孩子上課,幫助這個地處高寒山區、占地面積僅380平方米的小學,接上時代的軌道。
  校內宣傳欄上,孩子們在支教老師指導下完成的畫作貼滿了墻壁。有一幅向日葵圖,花盤向陽,立于山巔,金光燦燦,生機勃發,正如十八洞村的孩子,和他們的未來。

相關文檔:
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
乐球吧